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顾浅睡得很沉,墨北尘进去了好几次,看她还在睡,想着刚送来的外卖,他在床边坐下,然后就听到她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唤。

他唇边勾起一抹笑,伸手将她从温暖的被窝里抱起来,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晃了晃,“浅浅,醒醒,吃点东西再睡。”

小家伙被他折腾了大半天,靠在他肩上就又睡着了,轻轻浅浅的呼吸拂在他脖颈处,他心里涌起无限满足。

“浅浅,乖,我们去吃点东西再睡好不好?”墨北尘凑到她耳边轻声哄着,顾浅动了动,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,嗡声嗡气道:“我不想吃,我想睡觉。”

“可是肚肚在抗议了,它说它好饿,希望小主人能喂它吃点东西。”墨北尘逗着她,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柔得能拧出水来。

顾浅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,浑身乏力得很,她像没长骨头一样趴在墨北尘怀里,墨北尘哄了好久,她才有点清醒。

结果等墨北尘去外面把饭端进来,她又歪在枕头上睡着了。

墨北尘哭笑不得,看着她的睡颜,心想她今天也累坏了,就算勉强叫她起来吃饭,她也食不知味,索性就让她继续睡,等她睡醒了再吃饭。

顾浅这一觉睡醒,已经夜里十二点了,她睁开眼睛,看着墙上熟悉的壁灯,她眨了眨眼睛,自己什么时候被人挪回别墅的卧室,她完全没有印象。

只知道她好困好困,好像一辈子没有睡饱一样。

“醒了?”耳边传来男人带笑的声音,顾浅偏头看去,墨北尘坐在她旁边,他手里拿着笔记本电脑,正在处理邮件。

白雪皑皑雪景美女美丽动人户外照

电脑的光线照射在他的俊脸上,他的神情格外温柔。

顾浅眨了眨眼睛,“我怎么回来的?”

墨北尘关了机,将电脑放在床头柜上,然后俯下身在她唇上亲了一口,瞧她害羞的往枕头里钻,他轻笑道:“我抱回来的,饿吗?”

他不提还好,一说她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起来,她老老实实的说:“饿。”

墨北尘忍俊不禁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在房间里吃还是去楼下吃?”

“不想动。”顾浅撒娇。

墨北尘秒懂,他点了点头,“嗯,我去把饭端上来,自己穿衣服可以吗?”

顾浅点头,墨北尘掀开被子下床,穿着拖鞋走出卧室,顾浅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,这才坐起来穿上外套,去浴室漱了口。

等她从浴室出来,房间里就飘散着一股饭菜的香味,她按了按饥饿抗议的小腹,慢吞吞走到起居室,墨北尘已经将碗筷摆放好。

见她走过来,他上前去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,笑盈盈地看着她,“我喂好不好?”

顾浅心想,她又没残废,这么大的人还要他喂,但一想到这是他的好意,更何况她实在不想动,偶尔任性一次,让他喂她吃饭,也能促进夫妻感情。

思及此,她点了点头,“好啊,那喂我。”

墨北尘端着粥碗,粥一直温在锅里,这会儿更是软糯,他拿勺子舀了一勺,送到嘴边吹凉,然后送到她嘴边。

顾浅低头喝了一口,粥里有股淡淡的肉香,她觉得更饿了。

两人就这样一人喂一人吃,很快将一碗肉粥吃完,顾浅倾身去拿纸巾擦嘴,被墨北尘拦了下来,他握住她的手腕,说:“别碰,我来。”

顾浅又坐回沙发上,见墨北尘抽了纸巾仔细给她擦嘴,她唇边带着软软的笑意,一瞬不瞬地看着他。

墨北尘被她看得心里发软,他抬手捏了捏她的脸,“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

“好看啊。”顾浅歪头瞅着他,眼波流转着情意,她抬起手轻轻点着他的眉峰,然后调皮的往下。“眉毛好看,眼睛好看,鼻子好看,嘴也好看。”

她每说一个位置,手指就点在上面,最后叹息道:“哪里都好看。”

墨北尘唇角微勾,抓住她调皮的手握在掌心,轻声道:“我是公认的美男子,当然哪里都好看。”

顾浅靠在沙发上,灯光洒落在她身上,她眉目沉静,她想起来很多年前,帝都票选出最帅的男人,墨北尘和厉夜祈赫然在其中,她一手托着小脸,“嗯,大众的目光是雪亮的。”

墨北尘轻点了一下她可爱的鼻尖,“今天嘴怎么这么甜?”

顾浅歪了歪头,“穿西服也好看。”

“我穿什么不好看?”墨北尘笑道,瞧着她这样是要把她以前没说过的情话都和他说一遍。

顾浅轻笑一声,“嗯,穿西服好看,穿风衣好看,穿大衣也好看,要是都只给我一个人看就好了。”

墨北尘声音也跟着温柔了一个度,甜得发腻,“那可不行,不过什么也不穿倒是可以给一个人看。”

顾浅轻轻笑开,耳尖微微红了,看着墨北尘的目光却没有移开,四周一片安宁,她眼中的男人有着盛世美颜,他的眼中却只有她一个人的倒映。

“那我们说好了,什么也不穿的样子只能给我一个人看。”

墨北尘伸手捏了捏她圆润小巧的鼻子,“不害臊,要不要我现在就脱光让好好看看。”

顾浅皱了皱眉子,大约是灯光太暖,男人的目光太温柔,他的声音也过于宠溺,她倒不如往日那般害臊了,“反正亲都亲了,摸也摸了。”

墨北尘心脏软软的,俯身将她搂进怀里,被她迷得神魂颠倒,咬着她的耳朵道:“那我现在脱光了给看,嗯?”

顾浅终于还是害臊了,她将滚烫的脸埋在他颈窝处,闷闷道:“不要,我困了。”

墨北尘在她耳边戏谑,“那等不困了,再给看?”

顾浅张嘴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,不满的抱怨,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撒娇,“坏。”

墨北尘的骨头都快酥了,他家的小奶猫乖起来,简直是要他的命,想将她按在怀里好好疼爱,他将她抱起来,往床边走去,“浅浅,再撩我,今晚就别睡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