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伟成眯着眼睛,等到北野一望喝了一口水,这才笑着站起来,指着不远处的东部四乡的地图,笑着说道:“北野先生,说的这些,在来之前我就已经跟说明白了,我相信来之前也已经克服了这些问题,我们说些实际点的吧!”

这时候赵伟成一开口,众人也算是明白了,赵伟成起初一开始就把所有问题都丢出去,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,一开始就说过了的问题,还要来,就足以说明这些并不是什么问题!现在拿出来说,就未免多此一举了。

“呵呵,赵镇长厉害!”北野一望笑着竖了竖大拇指,接着一屁股坐下,收起了刚刚的侃侃而谈,而是面色变得冷俊下来。

“各位,要我们北野株式会社在常平镇投资,不是不可以的!但我有几个条件!们可以考虑一下!”北野一望笑着说道。

“请说!”吴炜一脸严肃地回道。

北野一望轻轻点了点头,随后开口道:“东部四乡牵扯的资金非常庞大,为了保证我们财团的根本利益,我需要在们的土地使用年限上增加三倍,就是一百五十年!这是第一个条件!第二个条件是开发后的园区,是我们北野株式会社独资的项目,们不可以进行任何方面的干涉!第三个,我们要求二十五年的免税时间!当然作为回报,我们可以按照们的要求进行东部四乡的全面建设!”

北野一望说完,已经完全收起了刚刚和大家称兄道弟的模样,一脸冷酷地坐在那里,绷着个脸,仿佛全世界都欠他钱一样。

听到北野一望的话,所有人也都沉默了,霍安国在思考着,林平在权衡着,唯独吴炜什么都没有想,他静静地看着赵伟成,他相信赵伟成一定有他的打算。

此刻的北野一望仿佛胜券在握,他作为一个商人,怎么可能不提前去了解常平镇的真实情况呢?

而在他的眼里,常平镇就是一个刚刚过了自然灾害,还有一大批灾民等待着救助,现在出卖整个东部四乡,其实目的就是为了变现,拿出钱来做目前最迫切需要做的事情!

北野有钱,所以他很清楚,这样的条件抛出去,一定会得到同意,即便是有些条件需要更改,也一定是北野占有最大的优势。

此时,林平非常的兴奋,盼星星盼月亮,竟然真的在他有生之年盼到了常平镇的投资,可以说这一笔投资如果成功了,那么他林平今后在市里的腰板都硬气很多,甚至此前三县合区的事情,林平也相信,这事儿要一成,他只要截胡到位,区长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!

黑色蕾丝的混搭

不过,北野一望的条件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,一百五十年的产权,这在华夏压根闻所未闻了!而且独立经营这种事情,也就意味着所有的利益都和华夏没有任何关系,北野株式会社自负盈亏!可是这里究竟是赚钱还是亏欠呢?现在谁都说不准的!

此刻林平想到的这些同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,他一心只想要政绩,只要北野一望愿意签字,他的心里一颗石头就落地了。

吴炜此时面色也是有些阴沉,他有些很不高兴地看了北野一望一眼,静静地坐在那边欣赏着林平抓耳挠腮的样子,只觉得好笑。

赵伟成闻言淡淡一笑,将椅子往后一推,翘着二郎腿,双手抱拳在胸口,歪着脑袋问道:“还有其他什么条件吗?”

北野一望闻言眉头皱了皱,刚刚所有人的眼神他都看得清清楚楚!尤其是林平眼中想要签约的欲望,简直就要呼之欲出了!

北野一望在华夏负责过很多的案子,可以说他对华夏非常了解,而涉及到了景区的开发,北野一望也跟不少的政府打过交道,像今天这样的情况,他早就已经如同家常便饭,随便许诺一些小利,甚至跟一些官员多熟悉一下,到谈筹码的时候,他回过神了,但那些做官的可还依旧沉浸在此前的感情牌里不得自拔,就像现在手足无措的霍安国那样!

不过看到赵伟成那漫不经心的样子,北野一望心知坏了,他看似有模有样的条件,根本就是在漫天叫价,其他人看不出来,或许是他们太着重于政绩,但赵伟成不一样,北野一望看的出来,这个小子才是拍板的!

“最后一个要求,我们需要附近的居民完全搬迁出去,对于员工的任用,我们未来有自己的一套领导班子,当然了,基础的工作还是会对常平镇招聘的!”北野一望淡淡一笑,回道。

北野一望摆明了就是在告诉赵伟成,常平镇的老百姓只会被招聘来做服务人的工作,这和几十年前的剥削压迫有什么区别?想到这里,赵伟成的内心就已经火冒三丈了!

赵伟成缓缓地站起身来,原本的笑容渐渐地变得有些僵硬,随即变成了一脸的严肃。

“北野一望先生!请问您刚刚所说的那些条件,如果达不到,是不是就意味着们不会在我们常平镇考虑投资呢?”赵伟成冷冷地闻到。

北野一望见赵伟成脸色难看,只以为自己提的条件正让赵伟成内心挣扎,随即立刻火上加油,点头笑道:“是啊,这些是根本条件!当然了,某些细节上可以后期讨论后修改,但是条件的本质是不变的!”

北野一望也没把话说死,这东部四乡他已经看过了,光是赵伟成说的风力发电就让他看到了很大一笔利润,所以能够拿下这个项目,在北野一望看来,只需要缩减成本,其他什么都好谈!

可是偏偏赵伟成并没有让北野一望如愿,就在北野一望一脸得意地注视着赵伟成的时候,赵伟成也走到了他的身边。

“还后期讨论呢!不必啦!我现在正式回答,对于刚刚提出的所有条件,我没有一个可以答应!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继续讨论下去了,这样只会浪费时间!很抱歉!”说着,赵伟成伸出手来握住北野一望的手掌。

而此刻,北野一望还出于当机的状态,他有些困惑地看着赵伟成,一言不发。

赵伟成却是再次开口,笑道:“虽然无法合作,但我们也让们体验了一次常平镇本地的人文风情!希望们能记住常平镇!感谢们不远千里过来考察,我非常敬佩们的工作热情!当然了,也感谢们对于东部四乡这个项目的肯定!我相信这个项目一定会找到它真正的主人的!感谢们,再见!秦卫送送北野先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