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妈,我……”

   “好了,上去吧。请大家搜索(品%书¥¥网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我和妈先回去了,没事也早些回去。”唐薇薇刚要解释,却直接被顾父打断了话音。

   说完,也不等唐薇薇开口,直接带着顾母离去。

   看得出,顾母对唐薇薇充满怨恨,甚至临走前还狠狠瞪了唐薇薇一眼。其中的仇怨明显,让唐薇薇不寒而栗。好像前一刻,顾母还对她喜爱有加,可马上就变了一副嘴脸。

   她仿佛还沉浸在睡梦中没有醒来,她宁愿这是一场梦,梦醒了所有的事都回归原位。

   可这不是梦。

   当唐薇薇来到顾冰的病床前,顾冰正和顾川说着些什么,两个人有说有笑。顾冰的脸色很好,看起来并不像哪里不舒服的样子。

   顾冰一见到她,脸色立即沉了下来,也不说话,只盯着她瞧。

   顾川转过身,原本还笑意点点的脸庞立刻染上一丝不悦。气氛降到了冰点以下,整个房间连空气都变得深沉。

   “怎么来了?”顾川蹙眉道。看得出,无论是顾父、顾母,亦或是顾冰、顾川,他们对唐薇薇的到来没有一丝喜欢,反而充满厌恶。这种情况,唐薇薇才真正明白她只是个外人。没了顾川的宠爱,她在顾家没有任何地位。

   “我来看看大姐的伤好些了没。”她语气淡然道。无论别人怎样以为,她没有错过的事谁也别想强加于她的身上。同样,谁也别想陷害到她。

   短发个性妹子与重型机器的完美结合外拍图

   面对唐薇薇的目光,顾冰有几分不自然。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可若她不说,谁又会相信唐薇薇呢?顾冰的嘴角不着痕迹地上扬了一下,而后却略带疲惫道:

   “川子,我累了。两天没睡,早点回家休息吧。”她连一个目光都没赐予唐薇薇,更别提交流了。

   顾川也很是听话,扶着顾冰躺下后,见她安然,这才把唐薇薇拉了出去。

   走廊内,两个人面对面站着,顾川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,他沉声道:

   “为什么要来!”唐薇薇可以明显听出他压抑着的情绪,内心更加悲凉。

   “妈说让我们回家吃顿饭,打不通手机,我就来了。”她索性直接说出目的,反正原本她就是这么想的。

   顾川淡淡瞥了她一眼,语气更加阴冷道:

   “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

   他的拒绝干脆,恐怕这不是顾川在拒绝,而是顾冰,是顾家人。这一刻,唐薇薇忽然感到非常委屈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开口道:

   “她原本想要推我,结果我拉住了桌沿,然后她就摔倒了。”她不知道如果自己不说出真相,顾冰还要强加给她多少罪名。无论顾川信与不信,她只说一次。

   顾川的目光没有任何变动,冰冷漠然,没有情绪,没有谅解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道:

   “以后别再说这种话。”他的漠然让唐薇薇感到无奈,她不禁心想,他的难道以为这是保护她吗?可在她心里,这却是更大的伤害。

   “随便,这就是事实。”唐薇薇也没了其他心思。

   顾川瞥了她一眼,只道:

   “走吧。”

   一路上,两个人沉默不语。唐薇薇没有想到,他们的默契居然如此脆弱,一个简单的谎言居然就能轻易戳破。顾川的目光紧盯着前方,好像现在只想着认真开车一件事。

   忽然,顾川的手机响了起来。接通后,他的脸色越变越暗,直至阴沉。

   “怎么了?”唐薇薇不禁问道。

   在她心里,顾川少有这种表情。

   顾川瞥了她一眼,只道:

   “顾冰出事了。”

   唐薇薇忽然冷静了一下,顾冰出没出意外她不知道,她也不在乎。

   “把我放在路边,去吧。”她什么表情都没有,甚至连语气都十分平淡。

   顾川本想说些什么,可最后却只是按照她的说去做。

   站在冷风之中,看着顾川的车渐渐远去,唐薇薇的心已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。她拉紧了衣衫,身体却更加寒冷。那种由内而外的寒冷遍布四肢百骸,她想要温暖,得到的却只是加倍的寒冷。

   唐薇薇没有回唐家,她告诉唐母顾家这边要给她办生日会。唐母虽然有些不满,但听到顾家如此重视女儿,也只是轻轻嘱咐了几句,并没有追问。

   挂断电话,唐薇薇已失了力气,她拖着疲惫的身体,在大街上游荡。

   她不想回家,顾珍珍又在外地,她更不知道该去哪里。溜溜达达,她居然走到了海河唱片的门外。公司已经下班,幽暗的路灯将一切衬托的低迷,草坪上的灯光又为夜色增加了一道绚烂的色彩,低迷中的那抹绿色,总让人格外喜爱。

   唐薇薇不禁看呆了几分,脑中思绪万千,竟没有发生背后有人在靠进。

   顾川回了医院,顾家人也被医院下达的病危通知惊醒。好在,只是虚惊一场,在经过一番抢救之后,顾冰的病情已稳定。

   “唐薇薇到底是什么魔鬼,竟把我女儿害到如此地步!”顾母满是对唐薇薇的怨恨,她原本以为柔柔弱弱的小女生,居然敢这样对顾冰,她对唐薇薇再没有什么好感,更没有什么喜爱。

   她甚至开始后悔,当初什么不反对唐薇薇与顾川结婚。到头来,却害了自己的女儿。

   顾家人到底还是冷静的,除了顾母的怨恨,其他人倒是一派平静。

   “是啊,为什么只是摔倒,顾冰却有这么大的反应?”顾川冷冷地说了一句。

   他的目光越发冷漠。

   病房内充斥着冰冷因子,明明温度适宜,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 “川子,这件事我们不会就这样算了,她害的不是别人,是亲姐姐!”顾母生怕顾川意志不够坚定,还在一旁诉说唐薇薇的过错。

   顾父扯了扯她的袖子,示意她不要再说。顾母却嫌说得不够。顾川不让他们去找唐薇薇,难道她连说的资格都没有了吗?顾父有些惆怅,他到现在也并不以为唐薇薇能把顾冰怎样。可事实摆在眼前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。

   “妈,这件事我来处理。”顾川只一句话便让顾母闭了嘴。面对顾川的冷漠,即便是生养她的母亲也感受到了一丝寒意。

   本书来自 品&a;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