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好孩子。 ”她拍了拍唐薇薇的手背,面色一片欣慰。

   唐薇薇带着诺一去了和严诺约定好的餐厅,一路上严诺有些恹恹,快到餐厅时,他忽然道:

   “妈妈,我们要去见爸爸吗?”

   妈妈只说要带他见一个人,却没有告诉他来见谁。想他在b市能见的人除了顾川就只有那个人,但是他只想见顾川。

   唐薇薇之所以没有告诉诺一要见谁,就是怕他不肯来见。如今餐厅就在眼前,她便也不得不说。

   “对,不过要见的是严诺爸爸。”

   她故意将严诺与顾川区分开来,唐母的话给了她很大冲击,但也漏洞冲冲。既然她无法改变什么,就只有尽力去争取。

   对于严诺,即便他们做不成夫妻,也是很好的朋友。而对于诺一,他也不应该与严诺有什么仇怨。

   诺一的小嘴嘟了起来,小小年纪的他也深深叹了口气,看起来很是疲惫。

   “不高兴?”唐薇薇询问道。

   诺一自从听到了严诺的“秘密”后,便对严诺一直保持距离。到了国内,这份距离似乎变成了厌恶。

  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

   面对唐薇薇的询问,诺一摇摇头道:

   “没有。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。”

   严诺对他很好,但也对他很不好。

   唐薇薇蹲下身,教导道:

   “严诺爸爸明天就要离开了,下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。他很喜欢,只要像以前那样对待他就可以了。”

   在严诺心里,早已将诺一当作自己的儿子对待。就如同她和唐父之间,虽没有血缘,但感情深厚。

   诺一别扭道:

   “他不喜欢,他想把我送走。”

   这些都是他亲耳听到的。

   唐薇薇提醒道:

   “诺一,严诺爸爸对怎么样,能够体会到吗?”

   严诺对诺一做的一些事,是连她都无法达到的,这些事不可磨灭,诺一也不该忘记。

   诺一点点头道:

   “嗯,他对我很好,可是……”

   “可是耳朵听到的,眼睛看到的并非事实。”唐薇薇教导说。

   诺一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不解地看着唐薇薇,为什么眼睛看到和耳朵听到的都不是事实呢?既然如此,那么人还要眼睛和耳朵做什么?

   他的心中有了怀疑,对严诺也不似刚才一般排除。

   唐薇薇站起身,摸着诺一的小脑袋,淡淡开口道:

   “我想,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吧。”

   严家,便是严诺面前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   她想,严老爷子不认可她,也是与诺一的身世有关吧。

   为了安抚严老爷子,严诺不得不说更多的谎话去掩盖事实。为了她和诺一,严诺真的付出了许多。

   诺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他虽不能完全理解妈妈的话,但也想到严诺对他的关怀。有些事,大概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吧。

   到了餐厅,严诺已经点了一桌子诺一喜欢吃的菜。唐薇薇忽然有些嫉妒,严诺也是,顾川也是,似乎有了诺一,完全不把她当回事。

   每每吃饭,也总是点诺一喜欢吃的菜,她有那么不重要吗?

   只是稍稍嫉妒之后,唐薇薇便平定了心情。

   “爸爸。”没等唐薇薇提醒,诺一已经开了口。

   唐薇薇心里一阵欣慰,她知道聪明的诺一已经想明白了许多事。

   严诺已经抱上了诺一,他亲了诺一一口,欣喜道:

   “儿子,这么久不见,想爸爸了没?”

   严诺的感情一向溢于言表,如今如此表露,也实属不易。

   诺一被严诺亲得“咯咯”笑,他揽着严诺的脖子,思念道:

   “嗯,我想爸爸了,想念挪威的海。”虽然b市也很好,但有些东西是不可取代的。

   诺一的话给了严诺最大的安慰,他心中所有的阴郁全消,这辈子他做的最正确的事,就是留下诺一。

   如今看着怀中的小人儿,他仿佛看到了自己。四年的宠爱未加任何添染,他对诺一,是真的很喜欢。

   “爸爸明天就要回挪威,要不要和爸爸一起回去?”严诺的声音随之响起,唐薇薇心中一顿。

   严诺想要带诺一走?

   唐薇薇浑身的神经都绷劲,生怕诺一会莫名说出一个“好”字。

   诺一看了唐薇薇一眼,大概也觉察到唐薇薇的紧张情绪。他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:

   “妈妈也回去吗?”

   他不远万里独自来找妈妈,妈妈不回去,他回去有什么意思?

   严诺神情一顿,也看了唐薇薇一眼,随口道:

   “要和妈妈在一起啊?”

   一坚定地点点头,这是他坚定的信念。

   严诺的脸色没有什么便会,目光却略带伤感道:

   “爸爸伤心了,诺一不喜欢爸爸。”虽然有些结果他早已知道,但如今还是免不了伤心。

   大概,这就是血缘亲情的魅力吧。并不起眼,却不可忽视。

   诺一亲了严诺一口,用稚嫩的声音承诺道:

   “诺一爱妈妈,也喜欢爸爸。等诺一长大了,开飞机去挪威找爸爸。”他喜欢b市,也喜欢挪威,喜欢顾川,也喜欢严诺。

   诺一忽然意识到,有些事并不冲突,只要调解其中的矛盾,他就可以拥有更多。

   他愿意相信妈妈的话,严诺也有不得已的苦衷。而除却这些,他真的很喜欢严诺。

   诺一的话让严诺有种喜极而泣的冲动,所有的话语也比不过诺一的一句话。

   最起码他知道,诺一心里也是有他的。他这四年的宠爱,没有白费。

   他强忍着眼泪道:

   “我们诺一的理想是要做飞机驾驶员吗?”他以为诺一只喜欢游泳,还准备将他往这方面发展。

   其实,这个理想也是诺一刚刚拥有的。

   在他等飞机的过程中,他就在想,如果他像爷爷一样有一架飞机该有多好啊。这样,他就不需要等待了。

   可是随后他又想,有一架飞机不会开也是白费。他想有一架属于自己的飞机,而他是驾驶员。

   “嗯,这样我就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了。”诺一的语气还带着稚嫩的痕迹,但坚定的话语却无法让人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   严诺早已被感动得一塌糊涂,此刻摸着诺一的头,欣慰道:

   “好,爸爸等着开飞机去找爸爸。”

   “拉勾。”诺一将小手指伸了过去,与严诺紧紧拉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