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两人疾步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外面的青山绿水并未让江敏柔开心半分。

   赵立晨随便找了一个凉亭坐下,与江敏柔细谈。

   “江一铭这么欺负,为什么不告诉江天霸?好歹,也是江家的大小姐!”赵立晨为江敏柔愤愤不平。

   “根本不知道……江一铭有多厉害!他是整个江家村的恶霸,无人敢惹。爸爸一般在滨江市里办公,很少回来。家中的下人也惧怕江一铭,才会处处礼让他。可是他……真是越来越过分了。”江敏柔垂下眼眸,心中有些悲愤。

   “这样下去怎么行?江一铭摆明了欺负,应该和爸爸商量此事,让他好好管教一下这个不孝子。如此不分尊卑,实在令人不齿。”赵立晨紧紧拉住江敏柔的手,轻声安慰。

   “没用的,爸爸也拿他没办法。谁叫江一铭是整个江家祖宅地皮的继承人?当初,我爷爷去世的时候,就怕我爸爸把江一铭扫地出门,这才想了个法子,把江一铭留在家里。这方圆几十里的地皮,都在江一铭的名下,我爸爸也奈何不了他。”江敏柔终于道出了实情。

   “原来如此,们江家的祖坟也是江一铭负责看守的吗?”赵立晨对大墓中的毒品运输线很有兴趣。

   “是的,所以说,我帮不了……真是对不起。”江敏柔垂下眼眸,不再说话。

   “算了,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儿了。我的那个搭档……身在何处?”赵立晨见打通人脉无果,只好询问范怡然的下落。

   “说那个黑客吗?她侵入了我们江家的网络,被阿亮锁在地下室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江敏柔一脸抱歉的望着赵立晨,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。

   “没关系,我们去看看她。我会帮们的!”赵立晨甚少对女人许下承诺,可是不知怎的,他就想保护江敏柔。

   清纯美女悠闲时光

   “不用了,江一铭是这一代的恶霸。村东头要建一个食品加工厂,江一铭横插一杠,引得村民们反对。爸爸被弄得焦头烂额,我们哪敢说地皮的事儿?”江敏柔无意间提起食品加工厂的事儿,引得赵立晨兴致满满。

   “放心好了,一会我开车过去看看。咱们先去把范怡然放出来……”赵立晨微微一笑。

   江敏柔兴致勃勃的望着赵立晨,掩嘴而乐:“赵医生实在太天真了,我说的村东头,可能要坐两个半小时的火车才能到。那里偏僻偏僻难行,没有公路。如果您对我们江家的大墓有兴趣,不如就坐火车过去看看好了。”

   言罢,江敏柔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通勤卡,放在赵立晨的面前。

   “们江家真是家大业大,就连上个坟,也要坐火车。”赵立晨一阵嘟囔,才接过了江敏柔递过来的通勤卡。

   赵立晨好久不坐火车,还真有些想念那种旅行的滋味了呢!

   地下室内。

   范怡然扯着脖子大声喊道:“阿亮,我可是们大小姐的贵客。如果能这样对待我,我就不客气啦!”

   阿亮一脸肃穆的望着范依然,不为所动。

   “阿亮,哑巴了,为什么不说话?”范怡然大吼道。

   阿亮紧紧蹙眉,一个下午被眼前的女子聒噪,他恨不得去自杀。看来,强将手下无弱兵真是没错的!

   “阿亮,我也是个普通的女子,这样对我,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?”范怡然一个劲儿的哭诉,让阿亮完全没了办法。

   “范小姐,我什么都没做。是侵入我们江家的网络,还偷走了好几张赵立晨的帅照。我也是奉命行事,您就饶了我吧!”阿亮对着范怡然连连求饶。

   “不行!把赵医生的帅照还给我,否则,我是不会罢休的!我就一直喊,喊到喉咙沙哑为止。”范怡然一脸倔强,阿亮恨不得把耳朵堵死了。

   “们在干什么?”江敏柔满脸红晕的站在阿亮的身边,低声问道。

   阿亮像是见到了救世主,马上脚底抹油:“大小姐,这个丫头我是管不了了!她太厉害,被关小黑屋的这几个小时,她上至天文地理,下至柴米油盐,和我聊个没完。您要是再不来,我就喊人了!”

   见阿亮一副折服的样子,赵立晨抿嘴而笑。

   范怡然见到赵立晨,坐在地上大哭:“个没良心的,自己跑去逍遥快活,却不管我的死活。我要回去告状,我不干了!”

   赵立晨一脸哭笑不得的望着范怡然,勾魂摄魄的眼睛定在胡闹的女人身上。

   “范小姐,是自己非要跟着过来的。”赵立晨一摊手,满脸无奈。

   “赵立晨,好没良心!”范怡然坐在地上大哭不止。

   “再哭,我就下乡找美女去了!”赵立晨在范怡然的耳边轻语几句。

   本来大哭不已的范怡然立刻止住了哭声,一脸委屈的望着赵立晨,连连抽泣。

   “我看敢!”范怡然抿着嘴唇道。

   “走吧!我们出去玩儿!”赵立晨无奈之下,只好把范怡然带走,省得给江敏柔添乱。

   “们真的要去乡下吗?”江敏柔定定的望着赵立晨道。

   “不试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?”赵立晨轻轻的捏了捏江敏柔的肩膀。

   “们一定要小心,江一铭横行霸道惯了,他绝对不会轻易把食品加工厂的地皮交给村民的。”江敏柔对此事没有任何信心。

   “没关系,我可以努力看看。刚好我想在农村开一家养生厨房呢!”赵立晨此次下乡,目的非常明确。

   “那……只能祝好运了!”江敏柔给了赵立晨一个拥抱,才不舍的收回目光。

   范怡然在旁边看着两人侬我侬的样子,有些嫉妒。

   赵立晨快步走出江家祖宅。

   “我们为什么要下乡?这件事是不是要和老夏报备一下?”范怡然扫过赵立晨的侧脸,好奇的问道。

   “我的行事作风是先斩后奏,在军方没有进入江家祖坟之前,我们要解决村民和江家的冲突。以免军方介入此事,被江一铭揪住不放。”赵立晨此番下乡,也是为了江家,更是为了军方考虑。

   “见过江一铭了?”范怡然有些茫然。

   “是的,见过了。这个小子活脱脱一个恶霸出身,相信,村民们受了不少苦,他们正等着我们去给他们申冤呢!”赵立晨给军方打了电话,示意他们把车子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