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严诺点点头,想来想去他还是想做唱片。复制网址访问 恰好唐薇薇也有基础,他也有能力。为“海河”唱片开创挪威市场,似乎是最适合不过的事了。

唐薇薇对此也表示认同,她虽然没了记忆,但对唱片的工作一学就会,就仿佛她的记忆成了隐藏的技能,随着她学习的深入会不断爆发。

但目前最重要的事,她要照顾好孩子。

“嘶……”肚子忽然产生一阵痉挛,唐薇薇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

周围的医生、护士都是专业的,一看到她这种情况立刻明白该怎么做。

“老爷,太太要生产了。”医生一边向严诺禀报道,一边井然有序地将唐薇薇抬了起来。倒是严诺有些慌张,但在唐薇薇面前也是竭力保持镇定。

“没事的,这里都是最专业的医生,不用担心。”他紧握唐薇薇的手,出言安慰道。

第一次生孩子,要说完全不怕是不可能的。但严诺给了她力量,让唐薇薇没有那样紧张、害怕。

生产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样顺利,唐薇薇生了整整一个晚上,却没有孩子的影子。她又秉持自然生产的想法,只能缓过劲再用力。

严诺急得如同火烧蚂蚁,却偏偏毫无办法。他想进产房,唐薇薇事前已经交代不许他进去,说要保持最完美的样子给他看。所以他此刻只能在房外急得团团转,却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“老天保佑,母子平安……”

清纯俏丽女神韩雨嘉yoga白嫩美腿性感生活照

向来不信任何宗教的他,此刻也免不了祈祷起来。

唐薇薇浑身疼得使不出一丝力气,若不是有参片含着,只怕早已没了意识。

“夫人,如果再生不出来,恐怕要剖腹产。”医生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,像唐薇薇这种情况在医学上属于“难产”。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,如果孩子再不出来,不仅是对孩子,对产妇也有莫大的危险。

唐薇薇自然也明白这些道理,她深呼吸一口气,用尽最后的力气用力,再用力……

“哇……”

一道尖锐的哭声响彻房间,也冲破一切阴暗来到这个世上。

唐薇薇听到了孩子的哭声,朦胧中她看到了孩子的一张小脸,耗尽最后气力的她沉沉睡了过去。

此时此刻,顾川的家中。

这里还是黑夜,房间内并未开灯,黑暗中顾川站在阳台。

天上黑乎乎一片,不见云月,似乎也预兆着人的心情,没了光彩。

他手拿着一瓶酒,不顾医生的劝诫仰头便灌了进去。醒来了这么久,他的心里总放不下一个人。

无论是本亦或者是顾家人都没有再提及唐薇薇,可他的脑海中却不可自抑地想到他中枪后的那一幕。

他救下唐薇薇是本能驱使,他并不后悔。可是,就连他受伤唐薇薇亦没有停留。他从不相信唐薇薇会抛弃他,甚至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可事实就发生在一起,让他不得不相信。

他与唐薇薇相处的时光如梦一般,让他痴迷,让他不愿醒来。他多想这就是一场梦,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构的。可现实不是梦,这个家里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他,这是现实。

他千挑万选的媳妇儿,他命中注定的老婆,真的跟别的男人跑了。

他将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,似在宣泄情绪。可他还有什么情绪?他只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。

黑夜让人生出无尽的感伤,他摇摇晃晃走进客厅,不小心按开了吊灯。

恍惚中,他似乎看到了唐薇薇的身影。

她一如他在乌克兰机场内看到时的打扮,一套花色连衣裙衬托她的妩媚,娇柔的面容挂着甜甜的笑意,似在等待他的靠近。

“薇薇?”

顾川吓了一跳,手中的酒瓶跌落在地,变为一地碎片。

他心中不住惊奇,唐薇薇是怎么来到这里的?她不是跟着严诺走了吗?

心中的疑团越发强大,但他以没有选择逃跑,有唐薇薇在这里,许多问题都可以解释。

唐薇薇脸上依然挂着笑意,那个只存在于顾川梦中的笑容,此刻真切出现在眼前。

“我是薇薇,我回来了。”唐薇薇轻声回应道,她脸上没了那些复杂神色,就好像回到了她与顾川初见时那样。

眼前的人那样真实,真实的有些不成样子。

顾川总觉得今日的唐薇薇有些不同,可要他说哪里不同,他却想不到了。

“薇薇……”

这回,他确信唐薇薇真的回来了。他什么也顾不得,首先冲过去将唐薇薇抱在怀中。

他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,他感受到了她的温暖。

这一刻,顾川才知道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。只要唐薇薇肯回到他身边,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。他愿意道歉,愿意改变,愿意变成她喜欢的模样。只要,她留下。

“叮铃……”一阵敲门铃声打断了二人的温存,顾川依依不舍地放开唐薇薇,略有不满地打开门。

顾珍珍与洛寒站在外面。

“川子,怎么那么久才开门?”

“怎么又喝酒了?医生不是说过不能喝酒吗?”

两个人一进门便开始一阵念叨,如今顾川连自己的生活都打理不好,又不肯会顾家住。他自己守着这个房子怪可怜的,顾珍珍便隔三差五地来看看他,顺便也开解顾川。

直到现在顾珍珍都无法认同本的说辞,什么唐薇薇与人私奔。就算是私奔,这里面肯定也有其他事。当然,如今这些话她不能说出来。

顾川看着两个人恍若无人地走来走去,再看看面含笑意的唐薇薇,不解道:

“们没看到她吗?”

他的话说得莫名其妙,所以顾珍珍与洛寒只是不解地看着他。顺着顾川的手指,他们看向沙发。空荡荡的沙发上什么人都没有,而顾川的目光显然是说那里有什么。

顾珍珍平日里最怕这种莫名其妙的事,她赶紧躲到洛寒身后。洛寒倒是不怕,只是顾川的情况令人担忧。

顾川看到两个人的反应已经猜测到了一些,当他的目光再次看向沙发,上面真的什么人都没有。

果然,只是思念到极致才可以想念吗?

没了,什么都没了。

顾珍珍推了推洛寒,暗示他顾川的情况有些不对。洛寒同样发现了问题,看来有些事远不会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