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墨池说话算数,果真把向晚歌送到了公安局。

门口执勤的同事看见卡宴上下来的男人都愣了半天。

“下班后我来接。”秦墨池说。

向晚歌一愣:“去哪?”

“医院。”

“……”

见她不说话,秦墨池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,道:“别担心,我陪。”

也是,反正早晚要解决的,向晚歌笑起来:“好吧,听的,赶紧走,好多人在看呢。”

秦墨池突然凑近,在她头顶印下一吻,同时压低声音道:“记住了,以后不许别人碰,包括发顶。”

说完就上了车。

齐非吃惊的长大了嘴巴,三爷喂,您老人家可真是,吓起人来不要命啊。

敢不敢再无耻一点?国徽下面就敢当街对警察姐姐出手,太丧心病狂了。

俏皮萝莉的清新小诱惑

向晚歌也僵在原地,这人可真是,原来以前是闷骚啊。

“头儿,这回,我们是真的没戏了。”张浩看着向晚歌红扑扑的小脸,痛心疾首。

他们刚才可是看得真真儿的啊,豪车,型男,关键是,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陆景庭那种富二代可以比的。

那是真正的男人啊,成熟,事业有成。

最最关键的是,还帅。

最最最关键的是,向晚歌那小丫头明显春心萌动了呢。

林成是认识秦墨池的,这个结果虽然来得快了些,不过当初秦墨池帮向文武出庭他就有这种预感了,所以,也算在预料之中。

张浩是个演技派,还在瞅着向晚歌追悔莫及:“小晚歌啊,看我跟头儿平时多照顾是吧?说怎么就选择了卡宴,无视了咱们的战友情呢?我就算啦,头儿年纪都老大一把了,说也不奉献一下解救解救这位水深火热的剩男大叔,于心何忍啊?”

林成一个档案袋砸过去:“城南水库刚打捞上来一具无名女尸,这案子交了。”

张浩:=口=“不是吧?头儿,我错了,我是剩男,您正值青春年华帅破天际英武不凡……”

苏芷在门外朝向晚歌勾勾手指头。

向晚歌认命地挪过去。

“老实交代,秦三爷怎么会出现在公安局门口,莫不是我眼花了吧?”

“好啦,不就是睡了吗?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”

苏芷:=口=!!

“向晚歌,姐姐给跪了,霸气啊。”

“不客气,一般一般。”

苏芷拖着向晚歌去了她的办公室,好一通蹂躏,非要向晚歌把来龙去脉交代清楚。

向晚歌不好瞒着死党,只有把江家的事儿也一并说了。

然后,苏芷就真给跪了。

中午吃完饭,向晚歌给家里打了个电话,从爸妈的语气中她判断家里一切正常。

江家的人没有找上门。

向颖也没有发疯。

好歹松了一口气。

又扯了个晚上要加班的借口,向晚歌这才挂了电话。

下午上班她整个都不在状态。

没有人不会在意自己的身世,向晚歌更是如此。

这会儿她主要担心的就是江家的人不要打扰爸爸妈妈,这个家再也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了。

所以,她要把一切意外都扼杀在摇篮里。

干完了手上的活儿,顺手又给秦墨池发了条短信。

向晚歌:秦墨池,在忙吗?

那边,秦墨池正在开会,手机就在手边,短信一响,他顺手就拿了起来。

整个会议室的人,包括齐非,集体张大了嘴巴。

秦总开会有一个规定,手机必须关机,谁的手机敢在开会途中响,对不起,请立马滚蛋。

由此可知,他的手下是有多惊悚了,作报告的都忘了继续。

秦墨池冷冷扫了那人一眼:“继续。”

他自己则点开了短信,果然是小丫头发来的。

看着那串数字,秦墨池终于打算给她正名了,上书“宝宝”。

这要是让齐非那货看见,肯定惊得下巴得掉一地。

宝宝,秦三爷,这两称呼连在一起都要吓死人了好吧?

估计没人想到秦三爷也有这么肉麻的一面。

秦墨池特无耻的回了两个字:不忙。

这下轮到向晚歌惊掉下巴了,天果真下红雨了啊,三爷都不忙了呢。

宝宝:我想了。

三爷:嗯。

宝宝:不想我?

三爷:想!

宝宝: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,是因为我把睡了的原因?

三爷:小丫头,是我睡了。

宝宝:一样一样,咱们不分彼此。

三爷:乖,别怕,一切有我。

宝宝:呜呜,等的就是这句话,秦墨池,知不知道很男人?

三爷:指什么时候?

宝宝:靠,,太无耻了,上班时间公然调戏警察姐姐,小心我告姓骚扰。

三爷:昨晚已经骚扰过了,要不,下一次再说?

……

于是,齐非以及全体同仁,就特别恐怖的发现,他们一向冷酷无情的总裁在开会的时候,勾着唇角,公然用手机聊天。

作报告的同志都说完了,秦墨池头也不抬的来了一句:“冬季营销方案不够完善,下去再重新准备一个方案。还有,越南那边的案子跟进不到位,再给一次机会。”

好吧,秦总的耳朵还是在听的,众人服了。

下班后,向晚歌一出公安局的大门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卡宴。

秦墨池亲自下车,帮她开了车门。

上了车她才注意到,齐非不在。

秦墨池亲自开车,探身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才道:“那小子话太多。”

向晚歌默默为齐非点蜡。

“先吃饭还是先去医院。”秦墨池问。

“先吃饭吧,我怕等会儿就没心情吃饭了。”

这觉悟,秦墨池忍不住又在她头顶揉了两把:“倒是心宽。”

向晚歌很不满意他这举动,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们怎么老喜欢这样啊。”

“不到二十,还不小?”他都快三十三了呢,哎,差了一轮。

向晚歌眼睛一转:“嫌我小还吃的进去,到底谁心宽啊?”

秦墨池看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他吃得下她,跟她的年纪无关。

不过,年轻的身体谁不喜欢,他秦墨池又不是真的有隐疾。

两人去玛利亚医院附近吃了饭就直接去了医院,秦墨池已经打过招呼了,江家的人都在等着。

向晚歌站在医院门口,这一次,她不像上一次那么大胆了。

秦墨池上去握住她的手,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“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