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晚歌开始认真检讨了。

   “齐大叔,是不是嫌我管得太多不耐烦了,所以才要去M国?”她凑近齐非,压低声音:“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   “想太多了。”齐非笑着道:“三爷让我去那边是信任我,他把大少和那边的公司交给我,我不能让他失望。再说,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了,说不定过几年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 “我就是感觉要一去不回了。”向晚歌直言道:“反正我是不想让去的,我可以保证我以后绝对不逼找媳妇儿了。”

   “哈哈哈。”齐非见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,“我又没说不让管,想管就管呗,反正这个家里也就管管我和司惑,另外三个想管管得了吗?”

   ==!!

   “齐大叔,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去不去M国,找不着媳妇儿的问题,干毛要哪壶不开提哪壶?”

   齐非闷笑:“行,说,我听着。”

   “我说个屁啊我,该说的我都说完了,现在改轮到说了好吧?”

   “我还是那句话啊,去M国说不定还能找上媳妇儿,看齐大叔年纪一大把了,C市的姑娘差不多被我看了个遍了,没有让我心动的啊,说我能怎么办?”

   齐非看着向晚歌明亮的杏眼,表情很认真。

   向晚歌可不好忽悠,“就瞎说吧,算了,想去就去,反正每年还能回来不是?我警告哦,要是去了那边就不回来,小心我追过去砍。”

  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

   齐非做害怕状:“向队长饶命,齐大叔绝对会回来的。”

   向晚歌见对面那两个家伙睡得香,自己也忍不住犯困。

   其实这会儿时间还早,但是洞里很暗,加上来时那真是费了力气的,向晚歌和齐非这会儿胳膊都还酸着呢。

   不过这两人都没吭声,说了也没用啊,这里有没有药酒什么揉揉,干脆就不说,免得让对方担心。

   “齐大叔,我也有点困,借肩膀靠靠。”

   齐非心脏猛地一动。

   笑了一下:“靠就靠呗,跟齐大叔还客气什么?”

   “那我就真不客气了。”

   向晚歌抱住齐非一条胳膊,果然就闭上了眼睛。

   其实她心里挺烦躁的,担心秦野,担心秦修和小墨墨他们,还担心秦墨池。

   秦墨池那个人,要是发现她不见了,肯定会出来找她的。

   向晚歌心里很着急,但是现在她着急又无济于事。

   这种事情自己藏在心里就行了,要是说出来肯定会连累齐非也着急。

   其实齐非心里也着急,不过他跟向晚歌一样没说。

   外面是什么样的天气完全可以想象,一般的船只这种天气是绝对不会出海的。

   他们被困在这里其实很安全,只要等风雨停了,秦墨池肯定会来找他们。

   但就像向晚歌猜的那样,齐非也猜到按照秦墨池对向晚歌的在乎程度,别说暴风雨了,就是海啸那个男人肯定都会出来找。

   齐非看着近在咫尺的向晚歌白莹莹的脸,一动不敢动。

   过了一会儿,向晚歌那货还真就睡着了,呼吸变得平稳起来。

   齐非不由苦笑,所以说这丫头有时候没心没肺地让人抓狂,想想秦三爷这些年,其实真的挺辛苦的。

   不过,也非常让人羡慕。

   齐非捧着向晚歌的头,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到腿上,让她枕着他的大腿睡。

   向晚歌睡得还挺沉,都没醒。

   洞里的湿气很重,又因为下雨,还挺凉的。

   齐非脱了衬衣,动作十分小心地给向晚歌披在身上。

   对面的陈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一直盯着他看,见齐非眼神温柔的把向晚歌脸上的头发轻轻拨开,忍不住压低声音问:“们到底什么关系?”

   齐非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家人。”

   “哎哟,这个回答还挺暧昧的,我咋感觉对她……”

   “她是我妹妹,比亲妹妹还亲。”齐非打断陈栋,朝他笑了笑。

   “哦!”陈栋嘴里“哦”着,其实还是很怀疑,根本就不相信齐非的话。

   齐非也没打算进一步解释,解释什么呢?

   向晚歌对他而言,只会是妹妹,也只能是妹妹。

   他轻轻抱着向晚歌,心里对这场暴风雨其实是感激的。

   他没想到在离开之前,竟然还有机会跟向晚歌独处。

   没有别人,秦墨池啊,齐梦啊,都没有,只有他和她。

   火堆噼噼啪啪的燃烧着,齐非光着上半身一点都不觉得冷。

   如果可以,他甚至希望这场暴风雨久一点。

   或者说,让秦墨池来得晚一点。

   向晚歌睡得挺香的,她对他是全心全意的信赖。

   齐非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,不敢抱得太用力,生怕吵醒了她。

   火光中,向晚歌的脸依旧青春动人,这几年都没怎么变。

   他把手轻轻放在她的头顶,用轻微到几乎没有的力气揉了一下。

   自从秦墨池跟她确定关系,他就再也没逾越过了。

   其实齐非自己都很难分清他这样算什么。

   喜欢肯定是喜欢的,哪种喜欢?

   他不敢去深想。

   只是留在那个家里,也不知道是舍不得离开还是忘了离开,亦或者,他根本就没想过要离开。

   现在,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,他心底倒是也坦然了。

   秦三爷的霸道和手段他是知道的,他心里清楚秦墨池给过他好几次机会了,所以,他不敢再放肆。

   其实,秦三爷,并不像他表面上那么冷酷。

   齐非甚至会忍不住想,如果秦墨池更冷酷一些,更坏一些,对他不要那么信任纵容,他也就不会纠结这么多年了。

   他明明已经培养了另一个心腹张波,却依旧留着自己……

   培养张波是什么时候的事?

   对,就是从他在S市救了向晚歌那次以后。

   齐非看着向晚歌的恬静的睡颜,猛地明白秦墨池让他离开,也许并不是因为防备他,而是因为他怀里这个女人。

   突然,若有若无的呼喊声从洞口传来。

   居然来的这么快,竟然连一夜都不给自己留啊!

   这就是秦三爷啊!

   齐非稍微紧了紧手臂,心中苦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