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墨池死死瞪着那张照片。

照片中他的宝宝穿了一套雪白的衣服,在上午的阳光中显得清新动人。

她画着他完全陌生的妆,那么漂亮,有点强势,有点冷艳,简直不像他那个熟悉的宝宝了。

但是依然让他心动,看着那张脸眼睛都舍不得挪开。

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双眼正看着对面那个捧着一大把红玫瑰的男人。

秦墨池特别想把那个男人从照片上挖走,然后换上他自己的。

秦野觑着他家小叔的表情,试探的问道:“小叔,我小婶婶这是……”

“那是她的工作,不要瞎想。”秦墨池打断秦野的话,脸色很难看,语气很生硬。

秦野心想,我倒是不会瞎想,再说,瞎想的明明是自己好吧?

秦野没大没小的拍拍他小叔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道:“小叔,男人嘛,心胸要开阔一些,我小婶婶既然是在工作,那就应该相信她,并且坚决支持他,别忘了,她是的老婆。”

秦墨池抬头看了秦野一眼。

这小子不对啊,刚到S市那天,三爷不过是提了“四号公馆”几个字,这小子就疑神疑鬼不说,还一副为他小婶婶打抱不平的表情,怎么轮到自己了,并且证据就摆在眼前,这小子还是在为他小婶婶打抱不平呢?

清纯白裙美少女凌乱秀发飘逸唯美写真图片

“小子,是不是搞错了,现在被送花的是小婶婶,有爬墙苗头的也是小婶婶。”

“不是说了吗,人家那是工作,工作啊,小叔,不要这么小肚鸡肠,男人的心胸要宽广一些,宽广,懂么?”

秦墨池终于确定了,这小子特么就是他家宝宝一国的。

“那是我老婆。”秦墨池看着自己请侄子警告:“没事儿离小婶婶远一点。”

得,连自己侄子都防上了。

秦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简直哭笑不得,“小叔,可真是我们秦家难得的情种,果然基因就是不一样啊。”

秦墨池冷哼一声,算是认同秦野这变相的夸奖。

想起自己的亲妈,秦墨池的目光柔和了一些。

“这个男人是谁?”叔侄两拉扯半天有的没的,终于进入到正题了。

秦野嘴角撇了撇,“S市一个有名的富二代,家里很有钱,就是长的不咋地,整天绯闻不断,没法儿跟我小叔比,放心,我小婶婶心里有数呢,她眼里就一个。”

这话秦墨池爱听,眉毛都扬起来了:“哦?怎么知道?”

秦野把自己的脸凑到秦墨池跟前,指着他那张俊脸道:“看见没,秦家的颜值担当,当初小婶婶第一次见面直接就给忽略了,不知道我当时那个心情哟,忒受打击了。”

秦墨池想起秦野和向晚歌次一次见面还是在一家GAY吧呢,那个时候陆景庭,秦牧都在,而现在……

他拍了拍秦野的肩膀,心想幸好这一个还算正常。

对自己的侄子外甥出手,这些事儿三爷不想多说。

秦野也知道秦墨池是想起另外两个家伙了,就道:“小叔,别想那么多,那些事都不怪。景庭现在好着呢,前几天我跟他联系上了,他说,等他看够了就回来。至于秦牧,等他从里面出来,想必会是另外一番面貌了,说来说去,他们都该谢。”

“谢我?谢我把他们的家搞得四分五裂?”秦墨池看着照片里的人儿,满心满眼就都是他的宝宝了。

想宝宝了,特别想。

只听秦野说:“当然应该谢,谢让他们重获新生。”

秦墨池勾了勾唇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他在搜索栏输入了沈睿的名字,结果一搜就郁闷了。

那张照片曝出不到二十分钟,就又有人曝出沈大少昨晚也是在这家四号公馆逗留到凌晨,还附了几章照片为证。

然后,铺天盖地的流言就传出来了,沈氏集团的大少迷夜总会神秘老板这种狗血梗被大家津津乐道。

秦野看着手机咂舌:“我小婶婶这次玩的有点大啊,小叔,什么时候去掺合一脚?”

“快了。”秦墨池神情冰冷地说。

秦野就激动了,这一个月来他真是要憋疯了,虽然跟着小叔出去也不一定能干点啥,但是可以看到小婶婶啊。

哟哟,秦家大少可是他小婶婶的忠实粉丝,不去她的店捧个场怎么行?

这边秦墨池对着手机咬牙切齿,四号公馆,向晚歌却很不满意。

“阿青,周哥,们看我的脸是不是被记者照胖了?我的脸明明这么小?有那么大么?”

周伟当真凑过来看了看:“还好吧!”

“不好,一点都不好,现在流行小脸,锥子脸,也不知道那个豹子和刘强是不是也好这一口,我这脸小是小,就是不够锥子,结果被记者那破相机一照,怎么变形了呢?万一不能引起豹子的注意怎么办?”

赵青笑得停不下来:“这哪是在抱怨记者没有给照好,分明是在说我是圆脸。”

向晚歌长叹:“人家明明是在为案子的事发愁,们竟然不着急。”

赵青:“我看是想出去放风。”

向晚歌就乐了,“们不知道啊,我今天早上出去见沈睿的时候,特么有一种终于重见天日的感觉,这感觉肯定跟监狱里的劳教犯一样一样的。沈睿说请我吃午餐,我差点就点头答应了。嘿嘿,要不是我定力好,姑奶奶就跟他私奔去了。”

周伟也乐得停不下来了:“那我们可没办法赔给秦三爷一个老婆了。”

听到池舅舅的名字,向晚歌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瘫在桌子上了,抓狂:“啊啊啊,我想我老公了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赵青和周围都乐疯了。

部队上一向严肃,特别是特种大队,不管多可乐的人进去,不到半年,绝对让“改头换面”。

现在跟向晚歌一起相处,这两人每天都乐得不行了。

赵青边笑边道:“别着急,等秦三爷看到这些照片,他肯定比还要着急。”

“啊!”一声尖叫,向晚歌唰的坐直了身体:“完了,我老公也看到了。”